9.0

2022-09-01发布:

久久狼人香蕉网2021颓势已定,成龙替《怒火重案》吆喝也无用,源于两个外因一个内因

精彩内容:

香港的影視劇曾經兩次引領了行業風潮,第一次是80年代興起的武俠題材,直至今日,很多人認爲只有香港的劇組班底,才能拍出正宗的武俠片。

而第二次引領了影視劇的風潮,就是警匪片,《英雄本色》、《無間道、《竊聽風雲》、《寒戰》……一部部代表著香港警匪片的高光時刻,印證了香港電影曾經驚豔過一個時代。

醒醒!正所謂英雄莫提當年勇,有些作品,只有在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場合和特定的演員下,才可能成爲傳奇。不信你看《怒火重案》,好一部熱乎乎的電影,上映兩天,破1億票房,可是知曉的觀衆其實也不多。

1億票房,聽起來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成績,但是很多觀衆甚至不知道這部電影上映了。冷眼看它的班底,《新警察故事》的導演陳木勝,甄子丹、謝霆鋒主演,都是原汁原味的香港影視班底。

《怒火重案》的預告片放出,同樣也是熟悉的警匪片:飙車、槍戰、臥底……幾乎延續了整個警匪片的高水准,首映會更是邀請了成龍、李惠民、王晶、李少紅、林超賢、俞白眉等一衆大咖導演站台。

之所以導演陳木勝沒有出現,也是因爲他因癌症走了,《怒火重案》作爲他最後一部作品,各位大導演也是親自吆喝爲其站台。這部電影顯然可圈可點,甄子丹和謝霆鋒、秦岚都奉獻了自己的演技,不過顯然宣傳效果平平。

到底問題出在哪裏?哪怕成龍站台,依然難以拉起《怒火重案》的票房?其實這不僅僅是一部電影的問題,也是整個香港電影的困境,縱觀如今的影視作品,我們也許也能看出兩個外因和一個內因。

外因之一:網絡播放平台的興起

在警匪片巅峰的時期,別說電腦,就算是電視,也剛剛流行。還有很多人的青少年時期,是租借碟片看警匪片過來的。

再看看如今的時代,電視已經很少人用,電腦幾乎是家家必備,可選擇的觀看方式已經改變,有叁大網播平台,給影視行業帶來巨大的沖擊,只要你有底氣,就可以和平台面對面地談合作,上線自己的電影、電視劇。

影視行業前所未有地寬廣,再也不是大型影視公司說一不二的時代,也給觀衆提供了各式各樣的選擇,電視反而很少人再打開了,所以警匪片的吸引力也弱了。

外因之二:觀衆見過更多的精神産物,審美不斷提高

警匪片不會因爲時代的改變,而變得廉價,只是它不再是唯一。現在的人們,往左是每年引進的好萊塢大片展現震撼人心的特效,往右有仙俠劇展現基于古文化的無限想象。

除了電影、電視劇不斷豐富題材,耽美文、娛樂文和玄幻小說……蜂擁而至,不少已經改編成電影、電視劇。借著互聯網的東風,不斷沖擊觀衆的眼界。才華驚豔絕倫的文藝工作者,在拓寬整個社會的審美平均值。

槍林彈雨依然能刺激觀衆的眼球,但觀衆見多了就沒這麽興奮了。觀衆也更加追求人文價值。

內因:香港影視行業的衰敗

《怒火重案》的兩大主角,甄子丹58歲,還要沖鋒陷陣,謝霆鋒41歲,也算中年人。雖然前輩的事業心值得誇贊,劇中的表現也絲毫看不出老態,但是這些年在香港電影出現的總是老面孔,已經讓觀衆明白這已經是強撐的鋒芒。

古天樂也早已察覺這種頹勢,不斷貼補香港電影圈,試圖維持輝煌,顯然這已經不是一個影視人能扛起的。對于香港電影裏,幾位影帝隨機搭檔,無限配對的場面,著實也是讓人看著好笑又心酸。

也許觀衆要問了,怎麽不培養年輕演員和年輕班底?事實上,老牌電影人花了很多精力扶持新人,但是年輕演員幾乎沒有知名度,只能在這種尴尬的處境下維持強度。

目前的現狀,是警匪片也只能靠老電影人撐住了,《怒火重案》也是一個縮影,雖然仍有市場,但輝煌不再。其實影視行業的頹勢,反映的是物質基礎逐漸被超越的反映罷了。

目前也有不少香港導演北上當仙俠劇、古偶劇的導演。

時代在不斷洗牌,當警匪片走下坡路的時候,也許連當事人都尚未察覺。而警匪片終將成爲衆多題材的一項,《怒火重案》反映了香港電影圈的執念,也沒有敷衍觀衆,坐在它面前的觀衆,多少也有些懷舊情結。

情結太脆弱了,還是要拿出令觀衆感興趣的作品,希望文藝工作者跟上潮流,多推出新題材和新故事吧。 久久狼人香蕉网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