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全国首创新国风动画实景剧《烟火成都》亮相

精彩内容:

10月15日,場景彙·“天府文化 煙火成都”2020成都新經濟“雙千”發布會世界文化名城“叁城叁都”專場上,成都文創的金字招牌、《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創作者成都可可豆動畫影視有限公司(簡稱“可可豆”)和成都永陵博物館“二十四伎樂”IP全球獨家運營方成都聯創衆娛文化公司(簡稱“聯創衆娛”)攜手發布了全國首創的新國風動畫實景劇——《煙火成都》。

“二十四伎樂”穿越千年

以“煙火”爲題玩轉新國風

據悉,《煙火成都》既是兩支成都本地的創意團隊跨界創新合作的結果,也是成都“叁城叁都”叁年建設成就的集中表達。

《煙火成都》以“煙火”爲題,以五代樂伎穿越千年爲針,以“商肆熙攘、書韻悠長、雪山在望、舌尖留香、藝文交響、錦江笙簧”六大篇章爲線,選取繁華商肆、閱讀場所等成都市井街巷中葆有濃郁煙火氣的文化元素和新興消費場景爲布景,用“古畫、古裝、古樂、古技”等元素爲點綴,讓成都獨特的文化韻味躍然眼前,卻更增時代活力和時尚氣息。

4分多鍾的短劇,以道明竹藝村、融創文旅城、東安湖體育公園、琴台路、成都城市音樂廳、西博城等“叁城叁都”建設的代表性點位的快閃開場。

接著,從成都永陵博物館“二十四伎樂”浮雕上“走下來”的伎樂少女們,帶著她們的琵琶、箜篌、觱篥、橫笛等樂器,投身到當下成都有代表性的美學地標點位,形成一組組生動、優美的新國風場景。

據了解,成都永陵博物館的“二十四伎樂”浮雕,是成都在唐五代時期音樂藝術發展到高峰的實證。這是迄今爲止考古發現的,唯一完整反映唐代及前蜀宮廷樂隊組合的文物遺存,在中國音樂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宮廷樂伎們手持的樂器達20種23件,其中一些樂器來自西亞和中亞,體現出中國古代文明的開放包容,又代表千年前的成都音樂文化的多元繁榮。

自然風物、商業交通、地方美食、文學藝術……這些城市生活裏的基本要素,通過創意性的排列組合、元素碰撞,往往能激發“化學反應”,開出璀璨的“煙火”,營造出每座城市的獨特氛圍。

近年來,成都以建設世界文化名城爲目標,加快推進“叁城叁都”建設,通過培育創意機構和團隊,已湧現出電影《哪吒》、戲劇《成都偷心》等“成都造”文創IP。

當可可豆遇到“二十四伎樂”

創意團隊合作激發更多可能

《煙火成都》是怎麽誕生的?背後有怎樣的“故事”?

聯創衆娛作爲“二十四伎樂”IP的全球獨家運營方,此次主要負責作品的策劃、編排和現場呈現。

2018年,大型國樂觀念劇《伎樂·24》,掀起了一股優美的新國風。聯創衆娛長期以來致力于“二十四伎樂”IP內容的豐富化和形象化。他們期望“二十四伎樂”在千年後不僅能夠複活,並且能産業化發展,爲城市旅遊賦能。

而負責數字背景屏幕的設計和制作工作的可可豆,是大家已經非常熟悉的團隊。2019年,由成都可可豆動畫影視有限公司創作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橫空出世,創造了高達50億元的國漫票房。

此次可可豆主要爲“二十四伎樂”的歌舞演繹提供數字背景屏幕的設計支持,他們希望在輔助“二十四伎樂”傳承古代人文精神和氣質的同時,創造出既不完全脫離傳統文人畫精髓,又有新的情感內容和審美情趣的視聽體驗。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也是可可豆第一次與成都本地的文創IP合作。這個年輕的團隊感覺到創意團隊的跨界合作不僅僅局限于一件優秀的作品,跨界同時也爲“新經濟”帶來了更多可能性。

具體到《煙火成都》的創作層面上,對“煙火”這個命題的理解,可能是兩個創作團隊首先要解決的問題。

作爲“二十四伎樂”IP全球獨家運營方,聯創衆娛首先將“煙火”的概念置于成都的曆史背景與當下美學生活中來認知。

唐五代時宮廷及民間樂舞的空前盛況,大量詩詞歌賦的文獻留存,都是成都作爲“音樂之都”的詩意生活收藏。因此,“二十四伎樂”就是煙火成都叁千年裏的文化符號,煙火成都,就是一種“獨特的生活美學”。

聯創衆娛文化CEO吳彥霖表示,受到曆史文化的滋養,又從當下成都找靈感,做“二十四伎樂”IP的運營,便不是簡單複原,而是要不斷給出新的可能,“像成都人那樣生活”不只是口號,要逐漸成爲實實在在的選擇。

可可豆團隊看到的更多是煙火成都的日常風景,“我們琢磨的是如何能做出脍炙人口的作品,看見的是高于生活的藝術表達,作爲合格‘蓉漂’,我們更愛動畫這門藝術,希望能不負前人的積澱,不畏時代給予的挑戰。”

【新聞多一點】

對話《煙火成都》幕後團隊

●成都聯創衆娛文化公司CEO 吳彥霖

Q:什麽是“新國風動畫實景劇”?貴方是如何利用將這個概念,貫徹到《煙火成都》這個作品中的?

吳彥霖:簡單來說,“新國風動畫實景劇”就是實景劇和動漫的結合,是利用現代科技手段和互聯網思維模式,去把實景進行再創造和加工,以期成爲一種新的視覺時尚。風格上是新國風,它不是古風,不是簡單的複原,而是新生,與時俱進地放到現代人的生活方式裏面。

在這個作品裏面,我們設計了很多反差情節,時空、場景的轉換,與視頻團隊一起來探討完成,用了很多技術手段來完成實景無法完成的效果。

Q:此次是成都本地創意團隊的強強聯手,如何評價此次與可可豆的合作?

吳彥霖:在技術和視覺呈現上,我們和國內頂尖動畫團隊可可豆合作,他們帶來一些新的畫面處理手段,我們更多的是舞台表演的經驗和文化內容的把握,和他們的合作開拓了我們思維的邊界,讓更多的想法能夠從視覺上呈現出來,是一次非常愉悅的創作過程。

●成都可可豆動畫影視有限公司

Q:如何評價《煙火成都》這部作品的整體創意?可可豆是如何將自己的專業技術具體運用到作品中的?

可可豆:整支片子的創意來自成都永陵博物館和聯創衆娛的老師們,沉睡千年的古蜀樂伎們穿越來到今天的成都,帶領觀衆一同領略這千年的改變。

可可豆作爲影視動畫創作團隊,希望在視覺上能呈現出古畫在當代的創新演繹。要把如今繁華現代的成都包裝成中國古畫的感覺,各個團隊的同事都下了多方面實操調研的功夫。

中國畫在世界美術領域中自成體系,區別于西洋畫“再現的藝術”,更注重“表現”。所以我們選擇區別于一般的影視素材拍攝方式,遵循國畫味十足的透視抽象的理論,使用繁瑣的“扁平化”場景拍攝方式,在中國特有的長軸一卷的構圖下,獨具風格地一處處拼接描繪起來。成都美景在畫卷中連綿不斷,時而雄偉壯觀,時而氣韻清逸,使得整個數字屏幕看起來就像是一幅會動的中國畫。

Q:如何看待成都整體的文化創意氛圍?

可可豆:文創産業植根于文化,而成都作爲古蜀文明的發祥地,文化曆史悠久,在文化創意産業方面正表現出良好發展勢頭。

成都不僅聚集了各種美景、美食,還隱藏著一大批具有個性的文創園區。這些文創園區憑借著“自由生長”的表現力和極致美學設計感,散發著成都的另一番魅力。而像我們這種需要潛心創作的動畫團隊,在成都生活既不會有太大的壓力,也能時刻感受著成都的文化底蘊。成都讓我們這些創作者感到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