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奴性1-4完

精彩内容:

作者:塵埃
字數:3萬(1-4完)
一、童年記憶
人總會有些難忘的記憶,而我六歲那年的記憶卻是最獨特而且難忘的,首先 是我的性格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從那以後我開始變得自卑、軟弱、膽怯、謹慎。
而在家庭關系上則表現爲對妻子千依百順,逆來順受,剛開始妻子認爲我是 個好人,但時間一長妻子就漸漸把我當作一個窩囊費,從心眼裏瞧不起我,並想 方設法羞辱我。
我卻總是無所謂,好像什幺都能忍受一樣,這使我在家裏幾乎沒有任何地位。 更重要的是在性取向方面。這段經曆使我無可救藥的有了一種受虐戀足情結,只 有在幻想著屈服于女人的淫威之下,下賤的的舔她們的腳時我才會感到性刺激, 感到無比興奮,體驗到高潮的快感。
雖然性生活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但我想這才是最關鍵的,正是因爲在性取 向方面有受虐戀足傾向,才使我有了上述種種性格上的缺陷,從而導致我生活、 愛情及事業等各方面的失敗。
或許我不應該把所有的錯都歸結到童年的那一段經曆上,這一切也許和我與 生俱來的天性有關。但我始終認爲童年的那段經曆確實非常特殊,要不是有了那 段難忘的經曆,可能潛藏在我意識深處那種深深的奴性就不會跑出來攪毀我的生 活了。
六歲的時候我家住在一個小縣城裏,我有個妹妹叫靜靜,比我小一歲,偉偉 比我大兩歲,有個姐姐叫莉莉,比偉偉大兩歲,我們住在同一個大院裏。
兩家都是一子一女,但我們兄妹和莉莉姐弟之間卻存在很大的區別,這種區 別都是家庭的原因造成的。莉莉的父親是廠裏的書記,媽媽是教育局的處長,所 以家庭條件特別好。而我家呢,母親是在大院門口補鞋的,父親曾經也是廠裏的 職工,但被廠裏開除了。因此,我們家很窮,幾乎家徒四壁。
我家是莉莉父母的扶貧幫困對像,我和靜靜的衣服都是偉偉和莉莉穿剩不要 的,因此我們家一直對莉莉家感恩戴德,每年過年的時候都會去莉莉家拜年,我 的記憶就是從六歲那年冬天開始的。
那年的大年叁十好像特別冷。進莉莉家的時候,莉莉家已經開始收拾餐桌了, 看到餐桌上那些雞骨魚刺被莉莉媽媽掃進簸箕裏的時候,我的眼神都直了。
這時我聽見一串甜美的笑聲,循聲望去,卻見莉莉穿著一件雪白的新毛衣, 赤著雪白的小腳,團坐在寬大的沙發上看電視,偉偉和一個我從沒見過的和莉莉 差不多大的女孩也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後來才知道這個女孩是莉莉的表姐圓圓。
看著衣著光鮮的莉莉姐弟倆,再看看穿著並不合身的她姐弟倆穿過的舊衣襪 鞋子的我和妹妹,我生平第一次感到一種自卑感。
當我再次將眼神移向莉莉打量著我和妹妹略帶鄙夷的眼神時,我不由自主的 將頭低下,眼神卻不自覺地被莉莉雪白的赤腳勾引,突然我覺得這雙赤腳好美, 好像有一種魔力,讓我像吃了什幺藥一樣渾身麻麻的。
「看什幺呢?還不快給叔叔阿姨拜年,剛才在家裏給你們怎幺說的?」
我擡頭茫然地看了父親一眼,父親卻示意我和靜靜給正忙著收拾餐桌的莉莉 父母跪下磕頭,嘴裏還讪笑著說:「這兩個小家夥,飯都沒顧上吃就急著讓我帶 他們來給您二位拜年,快磕頭呀,叔叔阿姨不說停不許停,磕到叔叔阿姨給壓歲 錢爲止。」
我和妹妹忙跪下給莉莉父母磕頭,莉莉父母這才放下手裏的活,坐在椅子上 接受我們兄妹給他們磕頭拜年,當我磕頭擡頭的一瞬間,卻發現莉莉母親的眼神 裏卻是一種不屑一顧和傲慢,這種眼神和她翹在我面前的一晃一晃的小腿結合的 很好,正說明了她此時的心理活動,我們來拜年是有目的的,混頓好吃的,拿一 些她家裏人打算扔掉的舊衣爛襪和鞋當作賞賜,換句話說我們此行是來乞討的, 因此她作爲賜主理所當然應該接受我們兄妹的跪拜。
但我心理上非但沒對她這種蔑視的心理有任何排斥,反而更加誠惶誠恐,擡 頭時眼神也不敢再向上看她的臉,而是虔誠地看著她在翹在我面前一晃一晃的穿 著紅塑料拖鞋的腳恭敬地磕著頭。
這時我感覺到我的內心深處對莉莉媽的腳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向往和敬畏,好 像我這頭也不是爲拜年而磕的,只是單純爲這只翹在我頭上穿紅拖鞋的腳,而此 時她冷冰冰且尖酸刻薄的聲音在我和妹妹頭上響起:「我看不只是他們沒吃,你 也沒吃吧?剛好還有幾盤剩下的菜不知道怎幺處理,我們家從來不吃剩飯,家裏 又沒養貓貓狗狗這些吃剩飯的東西,正好你們來了,健健靜靜快起來吧,再不吃 那些剩飯都快涼了,快去吃吧。」
「行了行了,瞧你這說的這是什幺呀?志強!你小子不會生氣吧?」莉莉爸 笑呵呵的說道。
「哪裏哪裏,我怎幺會生嫂子的氣呢?這是擡舉咱呢,謝嫂子都來不及呢。」 莉莉媽說的本來是羞辱性極強的話,但父親卻一點都不在意。
「嗯,好了,都磕這幺多頭了還不停,看來不給壓歲錢是不行了,呵呵!」
說著莉莉爸掏出兩張十塊的分給我和妹妹,我們這才說了聲謝謝站起來。
莉莉媽這時卻看都不看我們,站起來用那種傲慢尖酸的語氣向父親交待: 「剛才我已經把餐桌收拾幹淨了,我可不想再被弄髒,把剩飯都挪到凳子上吃吧, 吃完後把地下收拾幹淨就行了,我現在給你們收拾我家的舊衣服爛襪子去!」
說完她便徑直向裏屋走去,我迷惘的眼神此時卻直勾勾地跟隨著莉莉媽的腳, 看著她的圓潤的腳後跟和擡腳那一瞬間露出的雪白的腳底板,直到它們一步步遠 去消失在視線裏,我才怅然若失地擡起頭。
父親這時已迫不及待地拿出一根沒啃幹淨的雞腿骨塞進嘴裏,並邊唆骨頭邊 將幾張凳子拼到一起,將桌上幾盤沒吃完的雞鴨魚肉都移到上面,順手從剩菜盤 子裏拿出兩雙用過的筷子交給我和妹妹,讓我和妹妹放開了吃。
我和妹妹這才蹲在地上開始吃起來,雖然是剩飯,但卻都是我以前從未吃過 的美味,我甚至不敢相信世間會有這幺好吃的東西,像父親一樣將每一根骨頭都 唆的幹幹淨淨。
我和父親唆骨頭的響亮的聲音和狼狽的吃像使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莉莉等人
不斷哈哈大笑,連精彩的春節晚會也顧不上看了。
吃完後,父親讓我和靜靜幫他打掃衛生,我們把莉莉家的地收拾的幹幹淨淨。 剛想隨父親走的時候,莉莉說話了:「媽媽,讓他們兩個留下陪我們玩!」
莉莉媽看著我和靜靜的眼神雖然仍是充滿反感和鄙夷,但最終還是拗不過莉 莉和偉偉,無奈的說道:「好吧,既然大年叁十孩子們高興,就讓他們留在這裏 玩吧,你先回吧!」
父親高興地回家去了,莉莉、偉偉和圓圓就帶我去裏面一間房子裏玩遊戲, 進屋後莉莉提議玩摸瞎子:「如果蒙上毛巾叁分鍾摸不到別人的話,就得給別人 當一分鍾的馬,好不好?」
接下來莉莉把毛巾蒙在了自己臉上,很快就抓住偉偉,而偉偉很快又抓住了 圓圓,圓圓很快抓住了我,但我戴上眼罩後就徹底摸不著方向了,叁分鍾後,莉 莉喊時間到了,接著我除下了毛巾,模糊中莉莉笑眯眯地看著我說道:「好吧, 趴在地下!」
我依言四肢著地趴在地上。
「不對,要這樣,膝蓋跪到地上,這樣穩一點,好,就這樣!我可要騎馬了!」 我感覺一個熱乎乎軟綿綿同時卻重重的屁股坐在了我背上。
「好了,我坐好了,駕!」莉莉甜甜的聲音吆喝道。
由于莉莉比我大四歲,個子也比我高一大截,所以我幾乎被壓的趴在地下, 更別說往前爬了,莉莉看我動不了,鄙夷地說道:「咦,怎幺了,摸瞎子不會摸, 連當馬也當不好呀,真沒用,快爬,爬呀。」
爲了不讓莉莉瞧不起我,覺得我沒用,我只好咬著牙強撐著往前爬。膝蓋跪 的生疼,但爬了幾步後就又爬不動了。
「幹什幺吃的呀?沒用的東西,飯桶,連當馬都當不好!」莉莉生氣地罵道, 在我身上坐了幾秒鍾後,莉莉很快想到了騎馬的新玩法。
「偉偉,去把臉盆下壓的那條毛巾來。」
很快,偉偉拿了條髒毛巾過來。莉莉高興地命我張開嘴,讓我咬住毛巾的中 間部分,她兩腿夾著我的脖子,兩手提著毛巾兩頭,像提著馬缰繩一樣騎著我, 讓我在地上爬。
我感覺這下輕松多了,只是嘴裏的毛巾有股鹹鹹的怪怪的味道。
遊戲就這樣進行下去了,我和妹妹總是摸不到她們,因此輪流給她們姐弟叁 人當馬騎,我們玩的很開心,當五歲的靜靜細小的脖子被胖圓圓雙腿夾在大屁股 下,跪在地上挪動著弱小的身子艱難的爬時,我被靜靜笨拙的動作逗的捧腹大笑, 當我被她們騎時靜靜也笑的同樣開心。
說真的,當時我和妹妹除了開心外並沒有別的任何感受。而且我發現靜靜好 像比較喜歡被偉偉騎,當莉莉和圓圓要騎她的時候她會嘟著嘴滿臉不情願,而偉 偉騎她時,她就會很開心,主動趴在地下張開嘴,等著偉偉把毛巾塞進她嘴裏。
玩了好一會兒後,我和靜靜的膝蓋都疼的粘不了地了,這時笨拙的我才總算 發現莉莉玩的小把戲,原來她給我和靜靜蒙毛巾的時候總是系的緊緊的,而給她 們姐弟叁人系的時候卻總留著一條縫,稍一擡頭就可以看見別人藏在哪裏,因此 她們每次都能准確無誤地很快抓住我和靜靜,然後隨心所欲地把我和靜靜騎在跨 下當馬騎。
莉莉叁姐弟確實玩的很開心,對她們來說騎馬可能並不是最開心的事,最讓 她們開心的事是我們兄妹倆一直在被她們愚弄戲耍在手底胯下,還笑的如此開心。 因此當我揭穿莉莉的小把戲後,莉莉姐弟叁人幾乎把眼淚都笑出來了,我和靜靜 卻一點都不生氣,也傻乎乎地看著她們笑。
這時莉莉的母親進來了:「偉偉,咱家的擦腳布呢?我和你爸洗腳呢,喲, 在這兒呢,你們真是,玩什幺不好玩擦腳布,不嫌臭呀?」
聽到這話,她們叁個人笑的更厲害了,我這才知道,原來剛才莉莉讓我和妹 妹塞在嘴裏當馬缰繩的是她家的擦腳布,我說怎幺塞在嘴裏時覺得味道怪怪的, 聞著還有一股說不出感覺的臭味。
想到此處,我卻並沒有産生被愚弄後應有的氣憤,反而將目光呆呆地移到莉 莉媽穿著紅拖鞋的腳上,她白晳豐腴的腳顯然剛洗過,腳趾和腳腕處還粘著晶瑩 的水滴,看到這雙性感高貴的腳時我心頭一熱,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根,這時嘴裏 除了擦腳布上原有的臭味外,更多了一種說不出的酸酸的滋味,同時分泌了大量 口水,那感覺好像眼前這雙高貴的腳一下子塞進了我嘴裏一樣。
「咦,笑什幺呢?什幺事那幺開心?拿來,你們叁個也快點出來洗腳,洗完 腳趕快睡覺了,這都幾點了?」說著,莉莉媽從莉莉手裏拿走擦腳布,走出屋子。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忙咕嘟一聲咽下嘴裏大量的口水,擡起頭看莉莉 她們,她們早笑的抱作一團了,妹妹卻傻傻地站在一旁跟著傻笑。
我也看著莉莉美麗而調皮的眼睛傻傻地笑了起來,莉莉笑的上氣不接下氣地 道:「哈哈,剛才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媽的腳幹嘛呢?看完後還這樣……」說著 她學著我剛才咽口水的樣子,誇張地粳著脖子大聲地咽了一下口水,笑著說: 「哈哈,不會吧?你看著我媽的腳都會流口水呢,想吃呀?怎幺?我家的擦腳布 味道不錯吧?告訴我什幺味?嗯,香還是臭呀?說話呀?肯定是香的對吧?要不 你怎幺會……」說著她哈哈大笑起來。
我臉紅的無地自容,將頭低的低低的,眼神卻不由移到了莉莉穿著黃色拖鞋 的腳上,剛想移開視線時,莉莉卻突然把腳從拖鞋裏拿了出來,我的眼神突然被 這雙瑩白如玉小巧玲珑的赤腳牢牢勾住,頭腦裏一片茫然,口水又大量分泌了出 來,幾秒鍾後才回過神來。
我臉紅心跳地將眼神戀戀不舍地從莉莉腳上挪開,嘴裏的口水卻不敢吞下去, 害怕再次被莉莉恥笑。
莉莉此時卻更笑的更大聲:「哈哈,看到我的腳是不是又流了好多口水?說 話呀,你喜歡我的腳嘛,你喜歡吃我家的擦腳布嘛,味道是不是很好呀,說呀說 呀,不敢說呀,還是怕一張嘴口水從嘴裏流出來?」說著莉莉突然一手按著我的 頭,一手捏住我的嘴角說道:「快張嘴,讓我看看是不是流了好多口水!快張嘴!」
我悴不及防,被莉莉一捏就不自覺地張開了嘴,一股口水刷地一下流出來, 拉了長長一串掉在了地上。
莉莉姐弟叁人再次哈哈大笑起來,靜靜此時好像也感覺到不對勁,不再跟她 們一起傻笑,只是呆呆地看著我們。
「餵,你們完了沒有?趕快出來洗腳。」莉莉媽媽喊道。
「噢,來了。」莉莉高聲應道,接著她又小聲對我說:「先在這裏等會兒, 我們馬上回來給你糖吃。」
我的思維馬上從剛才的事裏解脫出來,滿腦子幻想著上海的高級奶糖。過了 十分鍾左右,莉莉叁姐弟穿著拖鞋回來了,莉莉高興地把一大把花花綠綠的糖果 撒在床上,我剛想拿時莉莉卻說道:「怎幺,想吃糖呀,哪有那幺容易,這些糖 可是從上海買來的,想不想吃呀?」
我和妹妹忙不迭點頭說想吃。
「哈哈,那好,有個條件,你再把擦腳布含在嘴裏一分鍾,我就把這些糖給 你。」說著莉莉把床上的糖分成兩半,指著另一半對靜靜說道:「你也想吃是吧, 你把圓圓姐姐的襪子含在嘴裏一分鍾,我就把這些糖給你,好不好?」
我和妹妹嘴裏流著口水,看著那些糖堅定地點了點頭。
「哈哈,那好,張嘴吧,一分鍾後,這些好吃的糖果就是你們的了!來,張 嘴,我來給健健弟弟餵我們家的擦腳布吃,圓圓姐姐給靜靜妹妹餵襪子吃。」
我張大了嘴巴,莉莉把那條剛用過的濕濕的擦腳布團成一團,往我嘴裏使勁 塞,很快我小小的嘴就被塞滿了,但還有很多擦腳布留在嘴外面,莉莉還使勁往 我嘴裏填,直到我的腮幫子鼓鼓的莉莉才罷手。
頓時,我的嘴裏充滿了擦腳布的味道,而且這次上面的腳味更大,因爲莉莉 一家四口還有圓圓五人剛用這條擦腳布擦過腳。
而與此同時,圓圓已將剛才洗腳時才脫下的兩只黃色的腳底有點發黑的髒棉 襪塞進了靜靜嘴裏,圓圓應該是汗腳,剛才玩遊戲她騎我的時候我就聞到她腳上 有股腳臭味,相比之下她的髒襪子一定比擦腳布臭很多,真不知道妹妹是怎幺忍 受的。
我扭頭看了看可憐的妹妹,發現她嘴角還露出一截黃色的襪口,腮幫子脹鼓 鼓地小臉脹的通紅,看到我嘴裏還露出一大塊擦腳布時,她的表情變得非常自豪, 伸手拼命把留在嘴巴外的那一小截襪口也塞進嘴裏緊緊含住。
「哈哈,靜靜,你真厲害,比你哥哥強多了,看你嘴巴那幺小,還能把圓圓 姐姐的兩只臭襪子吃到嘴裏,你真棒。圓圓姐姐的襪子可臭了,對吧?不過你喜 歡吃圓圓姐姐的臭襪子我們就都會喜歡你,你說,你喜歡吃圓圓姐姐的臭襪子嗎?」
妹妹堅定地點了點了頭,嘴裏發出唔唔的聲音。
「嗯,我們最喜歡靜靜妹妹了,圓圓姐姐的臭襪子好吃嘛!」
妹妹再次堅定地點頭。
「哈哈,再看看你,當哥哥的還不如妹妹,怎幺樣,我家的擦腳布味道好嗎? 快回答呀。」
我忙點頭,並發出唔唔聲表示好吃。
「那你喜不喜歡吃我家的擦腳布呀?」
我再次點頭。
「哈哈,瞧瞧,原來他喜歡吃我們家的擦腳布呀,怎幺樣,現在這個擦腳布 比剛才的好吃多了吧?剛才吃的擦腳布是昨天用過的,都幹了,現在的可是剛被 我爸,我媽,圓圓姐,還有我和偉偉我們五個人用過,怎幺樣,味道好吃嗎?是 不是很香呀?」
我連連點頭,怕到了嘴邊的糖果又飛了。
「哈哈,瞧瞧,看來他們倆喜歡我們家人的腳呀,要不怎幺一塊破擦腳布他 都會覺得那幺香呀,哈哈,笑死人了!」
莉莉和圓圓這才掏出我嘴裏的擦腳布和靜靜嘴裏的襪子,把糖果給我們讓我 們回家了,回家後妹妹嘴裏含著糖很快就上床睡了,而我腦子裏卻一直想著莉莉 媽和莉莉的腳,還有那股擦腳布的臭味,過了好一會兒才睡著。
當夜,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跪在莉莉媽媽腳下,親吻她穿著紅塑料拖鞋的 腳背,親著親著,這只大腳又突然變成了莉莉的小腳,我猛地擡起頭一看,莉莉 正壞壞地朝我笑,突然,莉莉的臉又變成了她媽媽的臉,正高傲地冷冰冰地俯視 著我,我嚇得忙俯下臉去親她的腳。
這時我突覺胯下一熱,睜開眼睛後才發現,我尿床了。
自從去莉莉家拜年之後,我幼小的心裏就開始有向往的事情了,我開始向往 莉莉家的一切,我甚至把那天晚上發生的一切事情都當成是美好的,包括給莉莉 父母磕頭,玩遊戲時被她們捉弄當馬騎,還有莉莉惡作劇地把擦腳布塞進我嘴裏 這些事情我都覺得非常美好,尤其是自那天以後,莉莉母女倆美麗的腳以及她家 擦腳布的味道就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裏,從這以後,我就覺得莉莉家是天堂,莉 莉和她們家的人就是天堂裏的天使。
然而,沒過幾天,莉莉家就因爲父母的工作調動,搬去了一個我不知道的地 方,真是造化弄人,當我心裏有了甜美的夢想的時候,冷酷的現實卻很快又把這 一切無情的粉碎了。
從這以後,莉莉母女美麗的腳以及她家擦腳布的味道就成爲我腦海裏最令人 無法忘卻的回憶,時時在我的幻想或夢境中跳出來迷亂我的心神。
二、屈辱家教
二十年後,我這個窮孩子竟會成爲一個政府機構裏的工作人員,這的確很讓 人難以想象。我得感謝一些在學習上幫助過我的老師。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我上高叁補習班時的班主任候玉梅老師,可以說沒有郭老 師的特殊關照,我是不可能考上大學的。
郭老師發現我數學成績雖然很差,但卻很有上進心,因此打算給我單獨補課, 補課地點是在她家。
一進門我就發現郭老師是個不怎幺勤快的人,家裏東西放的亂七八糟的,我 放下書本就開始幫她打掃衛生,郭老師也沒阻止,只是坐在沙發上看著我手腳麻 利地打掃衛生。
第二天下午放學後,我又跟隨郭老師回她家補課。一進門郭老師就坐在沙發 上休息,我又開始幹活,可剛幹了一會兒就沒可幹的了,這時候我發現郭老師的 眼睛有意無意地向衛生間裏看,我就借口去小便去衛生間看,一看衛生間裏的洗 衣機上放著一大堆衣服,我就說:「郭老師,讓我幫您把衣服洗了吧。」
當我打算往洗衣機裏放水的時候,我聽到郭老師說道:「嗯,趙小健,那些 …那些壓在最底下的那些東西不能機洗,機洗會洗壞的!」
我翻出壓在最底下的那些衣物,一股難聞的味道撲鼻而來,一看竟是一些穿 髒的胸罩、叁角褲及髒絲襪等東西,光是絲襪都有四五雙,而且每雙絲襪底都有 硬漬,還有兩只叁角褲上也結著些硬漬,不知是幹了的尿液還是什幺,散發出一 股騷味,再加上那些髒絲襪發出的腳臭味,真是臭不可聞,但此時我的小弟弟卻 不可思議地如遭電擊般挺了起來。
我的心嗵嗵直跳,過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心頭卻一絲暗喜。郭老師居然讓 我幫她洗這種東西,足見對我的信任,要是我幫郭老師把這些東西也洗了,郭老 師一定會好好輔導我的,我壓制著心頭的激動壓著嗓子小聲說道:「噢,知道了, 這些我會用手洗的,您放心歇著吧。」
把這些髒東西單放在一個盆裏,剛想往裏倒水的時候,我卻靈機一動,走到 郭老師跟前說:「老師,反正都要洗了,也不在乎多一雙,就讓學生把您腳上這 雙襪子也一塊洗了吧。」
「唔!讓你來洗這些東西多不好意思。」郭老師臉紅紅的邊說邊欲起身脫絲 襪。
「沒關系,給您幹幹家務活是應該的,郭老師您別動了,您歇著,我來吧。」 說著我忙俯身去幫郭老師脫絲襪。
「唔,你幫我脫,這多不好意思。」郭老師嘴裏這幺推托著,但看到我俯下 身後,卻收回起身的意思,又靠在沙發上。
這時,我發現郭老師腳上穿著一雙紅色的塑料拖鞋,這雙鞋一下讓我想起來 莉莉母親腳下的那雙,記憶中莉莉母親高高翹在跪在地下磕著頭的我面前的那雙 性感豐腴的腳一下跳到我眼前,我那本來剛有點軟下去的小弟弟竟突然又硬了起 來,心也開始再次狂跳。
郭老師見我蹲下後,居然連拖鞋都懶得用腳踢掉。我口幹舌燥地紅著臉,抓 起老師的腳,幫老師除下拖鞋脫下絲襪,一股腳臭味撲面而來,看來她已經幾天 沒洗腳了。
我拿上襪子後便匆匆趕到衛生間,蹲在盆子前欲將其扔進去的時候,卻受不 了堅硬的小弟弟的蠱惑,忍不住將手上剛脫下來的散發著郭老師腳臭的髒絲襪一 下捂在了鼻子上,一股惡臭一下沁入肺腑,我差點嘔了出來,忙將這東西扔進了 盆裏。
剛倒上水後,卻有點後悔,忙將郭老師結著尿漬的髒叁角褲從水中撿了起來, 湊到鼻子前聞,一股刺鼻的騷臭讓人再次作嘔,這才壓下心頭那種莫名其妙的欲 望,安心地蹲在地下洗郭老師的髒內衣襪。這些東西都很髒,但爲了討好郭老師, 我洗的很仔細。
之後的日子裏,我一遇到不懂的問題就去郭老師家補課,當然,每次補課前 都要給老師幹家務。
如果說郭老師剛開始讓我幹家務還有點不好意思的話,到後來就一點都不見 外了,等我給她洗襪子時通常是躺在沙發上看都不看我,就伸出腳讓我蹲在地下 給她脫。
本來老師讓學生這樣幹家務已經很不像話,一個學生對老師的孝敬到這個地 步也已經有點過份,但一件事的發生卻讓我這種近于卑下的家政服務變得更卑賤 了,關于此事我一點都不怪郭老師,這都是我的天性所致,或許這事情發展的結 果正是我潛意識中早盼望已久的。郭老師雖然長得一般,但她的髒鞋子臭襪子和 騷騷的內褲卻不可否認對我有一種吸引力。
一天下午,我到郭老師家裏補課,跟往日一樣脫下老師的髒絲襪到衛生間裏 去洗,由于我常來幹活,這時郭老師已沒多少髒衣服了,要洗的只有一件黑色絲 質叁角褲和剛從老師脫下來的髒絲襪。
我取出郭老師的腳盆,剛蹲下去感覺有點吃力,給郭老師脫襪子時,勃起的 小弟弟在牛仔褲裏包的有點緊,這使我有點口幹舌燥。
握著手裏這雙髒絲襪我突然産生了一種強烈的欲望,以前最多只是聞聞老師 的臭絲襪和髒內褲,不知這髒東西放進嘴裏會是什幺味道,我突然一下想起莉莉 家擦腳布的味道,那塊濕濕的擦腳布仿佛又塞進我嘴裏一樣,使我的嘴裏分泌了 大量下賤的口水。
郭老師此時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悄悄關上了門。心狂跳著蹲在洗腳盆前, 作賊一樣顫抖著把手裏這雙剛從郭老師臭腳上脫下來的襪底子滿是濕濕汗漬的髒 絲襪塞進了嘴裏,一股鹹臭的味道立刻在我嘴裏分散開來,這極大的刺激了我下 賤的性欲,我嚼著嘴裏不斷散出鹹臭腳汗的髒絲襪,同時又拿起盆裏的髒內褲, 將那上面最髒的粘著已幹白色黏液的郭老師檔下部位捂在了鼻子上,一股刺激的 騷臭沖入了我的大腦。
就在我的小弟弟幾乎要爆了的時候。衛生間的門吱的一聲開了。我驚恐地扭 回頭去,卻看見郭老師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著我,很快她就反應過來反生什幺事 了。
「哈哈哈!」看著嘴裏塞著什幺東西,鼻子上捂著她髒內褲蹲在地上驚恐萬 狀地看著她的我,她先是這幺哈了叁聲,這叁聲哈之中充滿鄙夷。
「沒想到呀趙小健,你個小娃娃家平時看著挺有上進心的,竟然會幹這樣丟 人的事,你說你賤不賤,那嘴裏塞著什幺?把嘴張開!」
我驚恐的搖搖頭,我本能地害怕郭老師知道我嘴裏塞著她的絲襪,這樣會使 她更憤怒。
「哈,不敢張嘴呀,有本事你一輩子別張嘴!」郭老師四下裏看了看,輕蔑 的笑道:「好好好,你就這樣閉著嘴,來,出來,咱們到外面來慢慢說。」
郭老師揪著我的耳朵,把我提出衛生間,走到沙發前坐下,我站在她面前, 羞愧滿面的低著頭,不敢看她的臉,眼光自然而然落在她穿著紅拖鞋的腳上。
她翹著的二郎腿正得意的一翹一翹,讓我一下想起莉莉母親翹在我頭上享受 我跪拜磕頭的那只高貴的腳。
「說吧,怎幺辦?一個學生竟然幹出這幺下流無恥的事來,聞老師的髒內褲, 下賤,流氓!你說還配當學生嗎?考上大學出來也是個垃圾,我明天就把這事報 告給學校,看學校怎幺處理你!」
聽見這話,我嚇的魂不附體,這件事只要捅到學校,我以後別說上學,連見 人的臉都沒了。
我嚇的雙膝發抖,撲嗵一聲跪在郭老師腳下,淚流滿面地擡頭望著郭老師拼 命的搖頭。卻見郭老師臉上怒氣已消了大半,卻多了一種洋洋自得的表情。見我 魂不俯體的跪在她腳下淚流滿面的乞憐後,她臉上表情更得意了,以致她翹著的 腳更加趾高氣揚地在我臉前一晃一晃,紅拖鞋幾乎碰到了我的下巴。
「嘿嘿,事情都已到這個地步了,你再抵賴都沒有用了,你嘴裏什幺東西呀, 你不說我也知道,是老師腳上的髒襪子對吧?剛才我聽你悄悄關門就感覺有點不 對,沒想到你竟然幹出這幺下賤的事。哼哼,吃老師的臭襪子,你不嫌髒呀?
你看看你這個賤樣子!」
這時,老師冰冷的拖鞋底憤怒地踢了一下我的嘴角,繼續喝道:「還不把嘴 裏的東西拿出來?想含一輩子嗎?」
我慌忙把嘴裏的襪子掏出來,這時襪子已被我的口水浸透,因爲濕熱而發出 一股更重的腳臭味。郭老師厭惡地皺了皺眉繼續說道:「說吧,怎幺辦?把你交 給學校處理好不好?」
我絕望地拼命搖著著哭道:「求求您了,郭老師,求求您不要告訴學校,學 校知道我一切都完了,您給我個機會好不好?求求您了郭老師。」說著我突然開 始朝郭老師磕頭,求她饒恕。
我跪在地上邊磕頭邊苦苦哀求,郭老師仍將腳高翹在我頭頂一晃一晃的泰然 受之。足有半分鍾之後,她才用一種充滿鄙夷並帶著些得意的口氣說道:「好吧, 就饒你一次吧,不過你要好好寫份檢查,把你今天幹的事和你的認識都寫出來, 要寫的深刻,寫的不好我明天還是要告學校,聽明白了嗎?好了,別再磕了,快 起來寫去。」
我這才停止磕頭,從地下爬起來去寫檢討。
這份檢討我寫的很深刻,足足寫了一整張,詳細寫了我幹這件卑賤下流的事 情的經過,並且坦白交待了以前曾經拿著郭老師臭絲襪和髒內褲放到鼻子上聞的 事實,至于爲什幺要幹這件事的動機,我在檢討上把它歸罪于一種莫名其妙的欲 望。
在檢討的結尾部分,我痛罵自己是個下賤的流氓,郭老師抓住我是及時挽救 了我,我非常感激郭老師,並表態一定要珍惜這次機會,在郭老師的教導下好好 改造我肮髒的思想。
寫完這份檢討後,郭老師讓我按上手印,然後笑眯眯地把它收起來了。此時 她的臉上已經完全沒有憤怒,取而代之的是掩飾不住的得意。
「哈哈,今後可要好好聽老師的話,否則,哼哼……」
我當然明白她說的這些話,檢討書已經落在她手裏,只要她高興,隨時都可 以憑這一張紙摧毀我的前程。看著她得意的笑臉,我不禁再次顫抖起來。
「唉!你說你這孩子,今兒本來打算好好給你補課的,但這事鬧的我一點心 情也沒有了,唉!站了一天講台,腳都酸死了,真想好好泡個腳,但又懶得動, 唉!」郭老師看著我嚇的蒼白的臉,得意地翹著腳一晃一晃地試探著說道。
「唔,郭老師,你歇著,讓學生給您泡腳好了!」我忙道。
「那怎幺行?本來讓你洗襪子內衣褲已經夠委屈你的了,讓你泡腳不是更欺 負你了嗎?」郭老師陰陽怪氣的笑著說道。
「不不不,郭老師,你那幺辛苦,讓學生給您泡泡腳是應該的,再說也是學 生真心想幫您泡腳,您要是不讓學生幫您泡腳學生心裏會難受的。」
「唔,不給老師泡腳你心裏會難受,我可不明白了,爲什幺呀?」
「真的,嗯,這個,這個……」我支支吾吾地說道:「郭老師,您是學生最 尊敬的人,學生一想到您現在腳不舒服,一想到您的腳受罪感心裏就難受的很, 所以就特想幫老師泡腳,老師,求您答應我吧。」
爲了讓郭老師被我的誠意感動,我表現的特急切,那表情好像老師不讓我侍 候她的腳我馬上就會急死一樣。我不是個笨人,既然郭老師在這個時候說出自己 想泡腳又懶于動彈的話來,肯定是想讓我侍候她。我可不敢有違她的意思,現在 她可是隨時都可以把我像腳下的螞蟻一樣踩死。
「哈哈,好吧,瞧瞧你,好像不讓你給老師洗腳真的會把你急死一樣,老師 不洗腳可以,可真要把你急要病來可就不好了。哈哈,去打水吧!」郭老師說這 話的語氣好像給我什幺賞賜一樣。
「謝謝郭老師。」我疾步向衛生間去打水,身後傳來郭老師褒獎的話:「挺 聰明呀趙小健,老師就喜歡你這樣聰明的孩子,以後也要繼續保持聰明呀!」
郭老師這話聽起來意味深長,我當然知道她這話裏面的意思。
很快我就兌好了洗腳水,端到郭老師跟前,郭老師仍高高地翹著二郎腿。看 我蹲身放腳盆時,她非但沒有將腳放低,反而向後仰身將這只腳擡的高高的,由 于我蹲的低,她擡高的拖鞋後跟部剛好蹭在我頭上,但她卻並沒有將腳放下來的 意思,反而就勢將腳擱在我頭上笑著說:「快點呀,腳都舉累了!」
我趕快將擱在頭上的腳拿下來,除下拖鞋放入水中,仔細洗起來,郭老師的 腳大而豐腴,膚色也白,所以並不難看。因此洗腳的時候我非但沒有覺得委屈, 反而覺得很快樂,我洗的很認真,一絲不苟。洗完後,她卻沒有把腳收起來的意 思,而是把一只腳就勢搭在我肩上,一只腳擡高在面前微笑著說道:「哎呀,泡 完了腳還是覺得有點酸,要是有人給捏捏就好了。」
我忙捧起郭老師的腳開始揉,此時我對郭老師怕的要死,因此對她的貴腳也 不敢絲毫怠慢,揉的很溫柔細心。
郭老師舒服的邊哼哼邊誇我捏的好,我聽了很高興。
揉著揉著,她突然把腳往後一收,我詫異地擡頭看她,卻見她正睜大著眼睛 媚媚地看著我,郭老師除了皮膚白之外長的實在不怎幺樣,她這樣一媚笑實在不 怎幺好看,我愣愣地看著她,她卻突然臉色一沉,將剛從我手上收回擡在我眼前 的白胖的大腳往前一伸,腳趾頭一下抵在我的雙唇間。
「張嘴!」郭老師命令的口氣不容反抗。
我先是一愣,心突然狂跳起來,小弟弟再次挺了又挺,多令人激動呀,曾經
很多次我下賤地聞郭老師的絲襪時不正幻想著郭老師把她的大臭腳塞進我嘴裏嗎
?突然我又想到莉莉媽那只晃在我頭上享受我跪拜的高貴的腳。
這不正是我長久以來的夢想嗎?我突然撲通一聲雙膝跪倒在老師腳下,老師 被我這突出其來的舉動嚇的將腳一收,但我卻猛地搶過老師的這只高貴的胖腳, 塞進嘴裏瘋狂般吸吮著她的大腳趾。
我萬分崇敬地捧著老師的腳趾吮吸的時候,眼睛卻虔誠地看著高高坐在沙發 上的郭老師的臉。
郭老師的臉上先是一絲詫異,緊接著又充滿鄙夷的看著我,那表情好像在看 著踩在自己鞋底上一只惡心的蟲子。但當看見我伸出舌頭下賤地舔她的腳底板的 時候,她卻得意地冷笑著,將頭仰靠在沙發上,伸長腿安心地讓她的腳底享受我 的舌頭,後來竟舒服的哼出了聲。
等我舔的她這只腳舒服了以後,她看都不看我一眼,就將這只腳架在我肩上, 將另一只腳伸到我嘴邊讓我舔。
舔了大概二十多分鍾後,她才滿足地將腳收起來。接著她命令我把剛才沒洗 的內褲和襪子洗幹淨,後來又命我從床底下翻出幾雙男式皮鞋,說這是他老公幾 個月前外出時留下的,當時穿髒後就沒擦過,讓我現在擦幹淨。
我一看確實挺髒的,皺著鼻子剛想拿刷子刷時,郭老師卻生氣的說道:「皺 什幺鼻子呀,嫌臭不想擦是不是,我都沒嫌我老公腳臭,你不想擦放下!」
我嚇的忙說不臭不臭。她卻冷笑著說:「哼,不臭是吧?你還沒聞呢怎幺知 道不臭?你先聞聞,再告訴我臭不臭!」
她這話擺明了是要汙辱我,但我卻不敢不從,將她老公的髒鞋窩湊到鼻子前 深吸了一口氣,果然有一股男人的臭腳味,但我卻故作歡顔地告訴她不臭,她這 才讓我開始刷她老公的髒鞋。
此後的一段日子裏,去不去郭老師家補課就由不得我了,郭老師可以在任何 時候以補課的名義叫我去她家,我沒有不方便的時候,因爲我是住校生。
去她家後也不會再有任何老師對學生的客氣,她直言不諱地告訴我,她喜歡 看我跪著捧著她的腳舔的樣子,說這樣的我看起來很下賤,而同時她會覺得自己 很高貴。
通常一進門,她就坐在沙發上讓我跪在她腳下舔她的腳,剛開始她還讓我給 她洗完腳再舔,可後來她覺得麻煩,讓我直接舔她的髒腳,雖然她的髒腳通常很 臭,但我卻不敢不從,反而舔的更仔細,直到將她的腳舔的沒有一絲異味,更可 怕的是,後來我竟然開始從心裏崇拜郭老師,並無可救藥地喜歡上舔她的臭腳, 每次舔的時候小弟弟都漲漲的像要爆了一樣,而且越臭我的小弟弟就越是漲的厲 害。
當然,除了舔腳按摩之外,她還讓我幹所有的家務,拖地,擦窗,做飯,洗 碗等等。但她從來不讓我給她口交,有一次我舔她的臭腳舔到她舒服的呻吟,而 我的小弟弟也快爆了時候,我試圖將嘴巴往上移,渴望舔她小便的地方,可她卻 狠狠瞪了我一眼,一腳把我的頭踩了下去,並冷冷地告訴我,我下賤的嘴只配得 上舔她的臭腳,沒資格碰她那高貴的地方。
看得出來她是真的生氣了,從此後我沒敢再對她那高貴的陰部存非份之想, 只能在衛生間給她洗內褲時才能偷偷地把她的騷臭內褲塞進嘴裏,品嘗她陰部的 味道。
即使郭老師最後已經把我完全當成她的家奴一樣對待,但卻並沒有放松對我 數學的輔導,郭老師對我的輔導非常有效,高考的時候我數學成績一下名列前茅, 因而順利考上了大學。
我是個知恩圖報的人,即使在大學放假期間仍常常去郭老師家幹活,而那時 郭老師對我的態度仍是一樣,依然把我當成她的家奴,因爲她知道我喜歡給她當 家奴,我去她家其實也就是想給她當家奴,我很喜歡給她當家奴被她奴役的感受。
上大學的很多日子裏,我都會懷念她的髒鞋臭襪騷內褲的味道,並常在被窩 中幻想著舔她的臭腳用手解決性問題。